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

一百多年了 美国这毛病还是改不了

admin001 新闻资讯 2020-06-05 55 0

抹黑戏码何时休?

当地时间5月24日,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·奥布莱恩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(CBS)专访时,声称中国正在“窃取”美国关于新冠疫苗和治疗方法的研究成果。

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此事件的回应,如果有人有比我的东西更好,那一定是从我这里偷走的,这是可笑的强盗逻辑。

一百多年了 美国这毛病还是改不了 新闻资讯

疫情期间,一种抹黑中国的政治病毒正在美国扩散。

前有蓬佩奥,后有纳瓦罗,部分美国政客造谣中国防疫政策,煽动反华舆论,破坏两国关系。谬论贻笑大方,他们乐此不疲。

回望百年中美关系,和则两立,分则俱损。如今却有一些政治势力企图开历史倒车,葬送两国多年积累的合作成果。

要知道,100多年前,正是那些只为追求一己私利、不顾中美关系大局的短视政客,开启了抹黑中国的历史。

文 | 回家种菜、丁贵梓(实习生)

1

先入为主的傲慢与偏见

18世纪,通过欧洲航海家记录等二手资料,美国开始定义自己眼中的中国:历史悠久、文化深厚,同时,一夫多妻,对外国抱有疑虑和敌意,不接受自由贸易。

这个古老又神秘的东方大国,被越描越黑。在当时的一本地理教科书中,中国人甚至被污蔑为“世界上最不诚实的、卑劣的、偷窃成性的民族”。

来华传教士明恩溥所著《中国人的素质》

极大地影响了美国人对中国的认知

19世纪,一批美国传教士满怀信心与激情,穿越大洋来到中国。然而,事情并没有他们预想的那么顺利——一方面,清政府的禁教政策使这些人的传教活动大受限制;另一方面,中华文明根深蒂固,被他们视为“神圣使命”的基督教文明很难渗入民间。

于是,传教士们称中国人为“异教徒”,要知道,历史上,在基督教语境中,这个词带有极大的敌视和贬义;于是,他们仅凭个人好恶,就把与西方迥异的中国描述成“愚昧无知、不能同化的道德荒漠”。

他们带着这些偏见心有不甘地回到美国,大肆宣扬,妖魔化中国。

照理说,仅仅是这些人空口白牙地游说,不至于造成后来那么大的影响,实际上,问题的根源在于美国社会早已存在的种族歧视传统。

在放眼看世界的同时,美国白人为全球人民臆想出一座“金字塔”:美国白人位于“金字塔”的顶端,他们自觉天生优越、血统尊贵,肩负着“教化”和“拯救”其他种族的“责任”;欧洲人紧随其后;亚洲人和拉丁美洲人,则被压在底层。

1877年美国教科书对不同种族的刻画

居中的妇女代表白种人,位置显示其优越性

受这种观念影响,他们眼里的中国人甘为苦力、奴性十足,不但抢走白人生计,还传播疾病瘟疫,给美国带来“黄祸”。

因此,排斥中国人,在他们的思维里变得顺理成章。

2

沾满华工血泪的“人人平等”

清末中国,几大通商口岸被迫开放,自然经济遭到巨大冲击,小生产者纷纷破产;巨额战争赔款使越发沉重的赋税几乎压垮了老百姓的脊梁;华南地区涝害成灾、农业歉收、瘟疫肆行,民不聊生……

大洋彼岸,美国新生的铁路、矿山、钢铁厂急需大量劳工。于是,大批珠三角华工赴美谋生。

这时,巴拿马运河尚未开通,从欧洲招募劳工要先南下绕过麦哲伦海峡,直接跨过太平洋运输华工既省时又省钱——3个欧洲劳工的工资足以雇佣4位华工,还不需提供食宿,况且,华工更加吃苦耐劳。

他们经广州、香港等港口乘船前往美国西海岸,由于买不起船票,大多需要先向美国海运公司赊账,待九死一生地抵达目的地后,双倍偿还。

美国移民局统计数据

从踏上美洲大陆之日起,华工就在遭受当地矿工的驱逐和迫害。1849年,加州爆发图卢穆恩暴乱——美国历史上第一起排华暴乱,60名华工被逐出矿区,财产被当地矿工掠夺。

这种情况在加州矿区十分常见。1862年,据记录在案的数据,88名华工在排华暴乱中遇袭身亡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屠杀华人的事件几乎天天发生,却极少有人因此受罚。

太平洋铁路建设期间,美国至少雇佣了10万名华工,其中至少4000人死于修建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故。

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雇佣的华工

靠着从华工身上榨取的每一分剩余价值,美国用极低的成本、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铁路基础建设。

1868年,尝到甜头的美国与清政府签订《蒲安臣条约》,规定华工入美属“自由移民”,不受限制。次年,赴美华工数量暴增。

然而,条约并没能使华工得到基本的政治权利和生活保障。洛杉矶出现了集体屠杀华人的暴行——500名美国人闯入唐人街,将店铺洗劫一空,残忍杀害了17名华人,把他们的尸体挂在门廊的横梁上。

在1871年洛杉矶骚乱中被绞死的华人

美国政府也没有保护这些劳苦华工,1880年,在一波政客的鼓动下,修改了《蒲安臣条约》。

“自由移民”原则被彻底抹去,排华行径变得“有理有据”,清政府驻美公使的抗议无足轻重。

3

经济危机:资本家的替罪羊

除了受既有观念影响,美国早期的排华运动在更大程度上源于当地矿工与华工的就业竞争。

19世纪70年代以前,赴美华工主要集中在西部采矿行业。据统计,华工占到了西部矿工总数的1/4。在爱荷达州和俄勒冈州,60%的矿工都是华人。

1869年,太平洋铁路修建完工,大批华工被铁路公司解雇,涌向了制造业与服务业。1875年,华工制造了旧金山95%的雪茄;在加州的毛纺厂里,80%的工人都是华工。

1880年,在美国西部的制鞋厂里,华工的工资只有白人劳工的30%。

工资低廉又任劳任怨的华工得到美国资本家的青睐,在劳动力市场上往往比当地人更有竞争力,被后者视为眼中钉。

19世纪70至80年代的美国工人运动,要求8小时工作制

那时,美国工人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,劳工群体为反抗资本家剥削、改善工作待遇,走上街头罢工示威。资本家的解决方案就是低价雇佣华工,并以此来破坏工会组织的罢工活动。

因此,华工被美国工会组织视为“资本剥削的帮凶”,认为“必须驱逐”。

如果说就业竞争和工人运动只是助推器,那么,经济危机就是启动排华大潮的关键按钮。

1873年,美国陷入经济危机,工业遭受沉重打击:

石油产量减少25%,造船量削减近70%;

全美47000家企业破产,负债总额高达12亿美元!

窘境,使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矛盾愈发尖锐。在这种环境下,白人劳工急需发泄愤怒的对象,资本家为避祸,想方设法地寻找替罪羔羊。二者锋利的矛头均指向了华人。

19世纪70年代,美国报纸刊登反映美国劳工武力威胁华工的漫画

在这次危机中,美国大批劳工失业,华人移民浪潮却持续高涨。1870年,美国GDP首次超过中国,从这一年到1875年,共有8万多华人来到美国谋生。

国家风雨飘摇,在外华人权益难保,排华行动愈演愈烈。

为躲避迫害,华人集聚在唐人街中生活,因风俗习惯与美国迥然不同而备受抨击:清朝的服饰装束被讽刺为“猪尾巴”,中国的传统饮食被诬陷为“异教献祭”。

一些政客甚至以吸食鸦片、危害美国社会为由,恶意宣传华人的负面形象推波助澜。

4

党争:谁赞成?谁反对?

19世纪70年代以前,排华运动仍局限于美国西海岸,加州政客是当时的反华先锋。

第3任加利福尼亚州州长(1852-1856年)、民主党人比格勒就是其中代表。

在他担任州长期间,加州通过了系列针对华人的“外国矿工法案”,华人要缴纳名目繁多的高额赋税才能在矿区工作。

1850年到1870年,加州政府从华人身上课税近500万美元,占全部税收的一半。

这一时期,加州还制定了许多针对华人的歧视性法案,不过,最终多因违宪而被州和联邦最高法院宣布无效。

抱有同样想法的,还有西部的劳工领袖。

19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,美国西部各州出现了诸多以驱逐华人为目标的劳工组织。

在劳工领袖看来,排华是调动白人劳工、反映政治诉求的最有效途径。科尼等人领导的加州工人党,甚至一度获取立法权,将排华写入加州宪法。

于是,两者一拍即合——劳工领袖借工人运动将排华情绪推向全国,西部政客加紧敦促联邦政府制定全国性排华法案。

激烈的党争给了他们可乘之机。

内战后,扎根东北地区的共和党长期执政,势力渐衰的民主党偏安于南部。1867年,高举着排华旗帜的民主党在加州选举中获胜,初尝甜头。

1876年美国总统竞选海报

1876年美国总统大选,两党在全国其他地区势均力敌,西部各州成为双方极力争取的对象。

显然,满足其排华诉求,是换取选票的极佳手段。于是,两党争先恐后地通过反华纲领。一时间,排华居然成为美国多数政客的共识,他们走上街头集会演说,利用媒体宣扬排华言论,向国会提交一个又一个排华提案……

此时,围绕排华问题,美国国会内部存在利益分歧。

反映美国国内针对华人问题分歧的漫画

美国南方各州正在争辩黑人移民问题,相似的境遇让南方积极为西部站队,结成“排华同盟”。

东北地区则是反对排华提案的主力军。美国东北各州的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对外贸易,他们十分重视中国市场,自然不能接受排华政策。

5

血淋淋的15部“排华法案”

在经济矛盾、政治需要和歪曲认知的共同作用下,1882年,美国国会以众议院201票赞成、37票反对,参议院37票赞成、15票反对,正式通过第一部《排华法案》。反对票基本都来自东北地区。

1882年《排华法案》规定:

*10年内禁止华工进入美国,私运华工入境将被罚款或监禁;

*华工以外的中国人入境须持中国政府颁发的证书;

*无证书的中国人由陆路进入美国,遣送回出发地;

*州法院或联邦法院一概不准中国人取得美国国籍。

自此,排华行为受到美国法律保护。

法案通过当年,超过1万名华人被迫离开美国。

反映1882年《排华法案》的漫画

这,还只是一个开始。

1884年《排华法案》修正案,限制中国人从他国前往美国;

1888年《多尔夫法案》,规定20年内完全禁止华工入美;

同年《斯哥特法案》,规定离美回国的华工一律不得返美;

1892年《吉尔里法案》,决定将1882年法案的有效期延长10年;

……

美国政客不断完善“排华机器”,推动国会出台针对华人的排斥法案达15项之多!

追加法案变本加厉,排斥对象也不再局限于华工,甚至连清政府官员、商人、教师和学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

赴美华人人数随之锐减,1887年,仅10人顺利入境;1890年至1920年,在美华人数量足足减少4成,中美两国人民的正常往来严重受阻。

而且,在美华人被驱逐出大部分行业,只得集中从事洗衣、餐馆等白人劳工不屑的职业。1900年,以洗衣为生的在美华人超过2.5万人,占到华人总数的25%。20年前,这个数字还不及8%。

这些法案不仅剥夺了华人在这个移民国家里本应享受到的平等权利,还煽动起美国人排华暴行的气焰,一幕幕惨剧再次上演。

19世纪80年代惨遭驱赶杀戮的在美华人

1885年,怀俄明州“石泉惨案”,28名华人被杀,79间房屋被焚,数以百计的华人被赶走,财产损失近1.5万美元;

同年,爱荷达州“弗雷泽事件”,5名华人被吊死在树上;

1887年,俄勒冈州“地狱谷事件”,34名华工被枪杀,头颅和四肢被砍下、丢进河里;

……

6

抗争,一直在继续

弱国无话权!

1885年,“石泉惨案”发生后,清政府驻美公使多次与美交涉,要求承办凶手、赔偿损失。美国政客对此不屑一顾,将25名犯人无罪释放,屡次拒绝赔偿。

清政府驻美公使向美国抗议排华暴乱,傲慢的美国政客不予理睬

郑藻如和张荫桓两任公使苦心搜集类似案例、研究当地法律,与美国据理力争,历时3年,最终争取到147748美元赔偿金。

暴行,激起了中国民间的反抗。

因美国政客执意延长1894年限制华工赴美条约期限,1905年5月,上海总商会决定停止购买美货。随后两个月,全国十多个省、数百城镇纷纷加入抵制美货行列。

美国工商业因此备受打击,对华棉制品输出降至往年的1/3,石油输出仅有往年的1/7。美孚石油在广州的生意直接减半,英美烟草在香港的生意基本停摆。

1905年7月,各地相继成立“拒约会”团体,宣传和组织抵制美货

此外,在美华人也在努力争取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的改善。

20世纪30年代,他们走出洗衣馆,涉足专业领域,参与制造B-24型轰炸机,还为中国抗战捐款5600万美元。

1942年,珍珠港事件发生后,美国正式对日宣战,中国成为其在亚太战场上极力争取的盟友。日本利用《排华法案》,在中国煽动反美情绪,企图牵制美国在亚太战场的脚步。

权衡利弊之后,美国决定扶持中国,财政援助5亿美元,并于1943年宣布废除《排华法案》。

此举不过是战时政客们的权宜之计,法案废除后,美国仍根据1924年移民法限制华人移民数量,每年给中国的配额量只有105人。

二战后,美国策划“华人坦白计划”和“海外华人项目”,意图借海外华人之手,培植国际反华力量,进而遏制中国。

直到2012年6月,在华裔议员赵美心的推动下,美国国会正式通过了对1882年排华法案表达“遗憾”的议案。

然而,全美华人至今仍未等到一句正式的道歉。

华人地位虽然改善,然而,每当美国面临危机或动荡,华人往往就被当成攻击目标,政客们就会拖出中国话题作挡剑牌。

比如,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,美国失业人数骤增,犯罪率攀升。仅在2010年,就发生了336起华人遇袭案,其中抢劫案超过80起。

7

经济亮红灯,又拿中国当靶子

在疫情的冲击下,美国经济再次拉响警报:

第一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下降4.8%,创下2009年以来最大季度跌幅;仅在4月就新增2050万失业人口,5月失业率预计将突破20%......

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统计近年美国实际GDP变动情况

先前,特朗普政府持侥幸心理一再淡化病毒严重性,导致疫情扩散。大选当前,眼看“经济牌”无力回天,美国政客们又看上了“反华牌”,还想拉中国充当政治博弈的筹码。

4月24日,美国《政治》网站公布了一份长达57页的备忘录,详细记录了疫情下的共和党竞选“招数”:污蔑中国“掩盖”疫情,攻击民主党“对华温和”,“以涉嫌传播病毒为由”推动制裁中国。

美国《政治》网站曝光共和党计划在大选中大肆攻击中国的阴谋

此前,共和党还花1000万美元替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投放大量“对华友好”广告。民主党随即反击,又花了1500万美元给特朗普买“亲中”广告。

美国确诊病例已逾176万,死亡超10.3万例,接近全球1/3,两党却为争夺选票、忙着砸钱给对方贴“亲中”标签。

思想意识顽固不化,对抗心态有增无减。

2月,《华尔街日报》公然发表文章,《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》;3月,蓬佩奥在公开场合频繁使用“武汉病毒”这一污名化称谓。

3月,蓬佩奥在七国集团(G7)外长视频会议上使用“武汉病毒”一词

美国部分政客妄图给病毒贴上地域和种族的标签,抹黑中国国际形象,实为种族主义再度作祟。

偏激的种族观念催生扭曲的美式“中国观”。全球抗疫窗口期,蓬佩奥之流仍忙着散布“中国威胁论”,引导反华舆论。

事实胜于雄辩,谎言重复千遍也还是谎言。

从1月3日开始,中国就定期向世卫组织及美国等国主动通报疫情信息;1月12日,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分享了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。

中国以巨大的牺牲将疫情最大限度地控制在国内,为全球抗疫赢得了宝贵时间。

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也发表声明,称“新冠病毒非人造或经过基因修改”是美国情报界认同的科学共识。

反倒是那些高举“反华”旗帜的美国政客们对此充耳不闻。

日前,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表示,美国在1月11日就已启动疫苗研发工作,这比美国报告首例确诊病例的时间还要早。就在2月底,他还声称新冠肺炎是一场“政治骗局”。

若此言属实,试问究竟是谁在隐瞒疫情信息?

抗疫毫无建树,蓄意造谣诿过。因疫情期间的差劲表现,《华盛顿邮报》与《纽约时报》先后发文痛斥蓬佩奥,称其为“美国历史上最差的国务卿”。

战“疫”紧要关头,美国政府应对失策、防控不力,部分政客却只顾私利,连放“冷箭”,包藏祸心。这是放任治理漏洞的愚蠢行径,更是破坏中美关系的不智之举。

参考资料:

1.张庆松,《美国百年排华内幕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,1998年版;

2.(美)沈己尧,《海外排华百年史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1985年版;

3.(美)迈克尔·H.亨特著、褚律元译,《意识形态与美国外交政策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1999年版;

4.张贺,《从鼓励到排斥:19世纪美国对华移民政策的调整》,外交学院2012年硕士论文;

5.万晓宏,《美国对华移民政策研究(1848-2001年)》,暨南大学2002年硕士学位论文;

6.王勇,《地方势力与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——对19世纪后期美国排华运动的再研究》,西南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2016年第6期;

7.刘卓、沈晓鹏,《从<排华法案>看美国移民政策中的种族主义》,辽宁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2004年第4期;

8.黄超,《“文明冲突论”的三种历史形态——美国<排华法案>的意识形态反思》,武汉大学学报(人文科学版)2013年第4期;

9.《新华国际时评:看清美国“疫闹”的真面目》,新华网,2020年5月4日;

等等。


评论